住宅改造住宅空间平层住宅私宅设计

上海·“老破小”平层住宅改造设计 / 寻长

2021年4月12日 By 0 Comments
227 VIEWS

这是一户位于上海“老破小”社区内的两室户(即所谓“双南”户型),原始布局是一房一厅一厨一卫,面积47.83平米。户主是一对夫妻,一名建筑师(本案设计师)和一名戏剧工作者,他们因戏剧结缘,因此这个空间既会是一个普通的“家”,也会是进行戏剧创作的场所。这就需要在设计中提供一些辅助功能,使得生活和“工作”的双重需求自然地给了这个不大的房子两重属性。

▼室内概览

以下为设计师自述:对整个设计过程的把控,带给我很多关于“住”的思考。这个案例主要想引发两个主题的探讨。第一:“我们”生活的样子,如何寻找属于“我们”自己的生活状态和空间。这一点,作为建筑师确实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,但我更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敏锐度,我希望能通过此次分享激活大家的想象力,去寻找自己“生活的样子”和方式,而不是按照“模板”去装修、起居、生活。家装,无论对于专业人士还是非专业人士都是一次了解材料、色彩、器物、搭配……的全方位感官娱乐和辛劳。当代的设计市场正在变成一种“风格”“模板”建立、消费者追随的游戏。大家与“商品”越来越密切,与生活的关系越来被动。当然,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讲,有一个好的设计师帮助会非常有益,但无论如何,我们不应该满足于在设计师或者开发商安排好的户型中生活,而是在选定的户型中打造自己的生活。第二:“老破小”的未来可能?本次案例也想探讨作为个体的“老破小”,作为整幢建筑的“老破小”以及作为区域空间的“老破小”有什么样的“升级”可能。

▼外部环境

▼改造前

功能重组与替换
Functional Reorganization and Replacement

由于房子本身结构条件所限,改动余地很小。在布局上,最大的调整就是将厨房边界南移使空间扩大,并设置两个带移门的墙柜,在入户处原本开放的厨房空间中分离出一个玄关。同时,在卧室中用玻璃隔离出一个衣帽间。在功能上,传统做主卧或客厅的房间变成一个“空”的空间。一个本来的两室户,发展为玄关、厨房、卫生间、衣帽间、卧室、阳台和一个“空”的空间。

▼轴测图

“空”的空间——多功能的“空”间
Empty Space ——Multifunctional “empty” room

我们经常会有这种感觉:一个房间或者一套公寓刚租/买的时候挺大的,家具一进去就觉得变小了,一旦开始生活就变得更小了。有时候,整个家俨然一个“家具展厅”。仔细想想,仿佛家具成为了这个家的主人,因为家具极大地规训了我们的行为规范和行走边界。有家具的地方是人弯折的区域或者不能到达的边界,剩下的空间才是我们的活动范围,而除了那几个沙发座椅,我们好像在家里也并没有太多“容身之所”。与这种生活形态相比,我更渴望一种可以在空间内打滚的自由,而不是行走在被家具占据后仅存的“交通流线”,并被家具定义我们的行为。

▼拆改过程和家具拆分组合示意

1 客厅 | The Living Room

客厅在概念上其实是一个对外空间,待客之所。国外经常是以壁炉为中心。在中国,很多地方的传统客厅会有一套“中堂家具“,集案、桌、椅、架于一体,行会客、礼仪和佛堂的功能,反映出整个民族对自然的敬畏,对祖先的崇拜和对礼教的遵循。这些让我想起每年回老家过年要在中堂祖先牌位前祭拜的场景。听说国外很多华人现代化的公寓中这样的空间仍然很普遍,但在国内现代家庭中越来越少见了。正如同鲍德里亚《物体系》中的所描述的西方现代家庭空间一样,有一个重要的物品消失了——大挂钟或座钟。准确的说是物化的时间消失了,历史感和安全感消失了。

▼“空”的空间作为客厅使用

我并没有想回归传统秩序的愿望,只是希望在这间公寓中尝试传统和现代的接力方式。对于非土生土长在上海的我们,是否存在一个传统意义上的”怀念空间“?因此,在这个“空”的空间中,我营造了一个仪式感很强的、简易的中堂家具组合,和完全对称的空间格局。阳台原先的“门连窗”也换成了对开的上海老式格子钢门窗,以加强这种轴线感。这套中堂家具,由一面佛光寺大殿的剪影铜雕和黑色烤漆柜组成。在大殿铜片之后,藏了一个小小的音响和一些旧物件。那些最庄严的地方,也可以是人们寄寓最深的难以言说的情感场所。

▼室内“中轴”

2 排练厅 | Rehearsal Hall

坦白讲,对“空”的空间的渴望首先来自于“排练”这个功能的满足,但当真勾画出一个有木地板、镜面和把杆的空屋,那种自由感又倒灌至我的脑中,成为一种前置要求。传统的客厅变成了由木地板、镜面不锈钢和特殊设计的把杆组成的排练厅。把杆(设计成20cm宽)除练功外也可以作为小型聚会时之依靠/餐台,我们戏称它是“小龙女的床”。这里是人可以完全占据、到处行走的空间,简单如同满足生存的原始洞穴,简约如同生发想象的现代舞台。

▼“空”的空间作为排练厅使用

3 剧场 | Theater

这里真的会是一个剧场,我们准备了一些拍摄和表演计划——针对这个场地的创作和排练。我在顶部设计了一个L型的贯通轨道,使得两片垂至地面的红丝绒窗帘,能够从阳台面移动至把杆和镜面不锈钢之前。红色“大幕”拉开,可以是生活中的阳台,也可以是镜面里的“剧场”。镜面不锈钢正对一整面可书写的磁吸投影墙,提供了绘制舞美概念草图的载体。图像映射镜中,方便进行场景化排练及演出。天花有四盏磁吸轨道灯,可以根据我们想要的效果,调整位置和光的角度。

▼“空”的空间作为剧场使用

▼磁吸白板墙可绘制舞美草图

4 餐厅 | Restaurant

这里还是餐厅,两个人的,或朋友聚餐式的,我们希望这间小小的公寓也能实现多人聚餐的可能。但如此一来“空”间就不空了,为了解决这些多出来的餐桌,我设计了可以拆卸的桌子。每个单体由聚酯纤维板桌“腿”和密度板烤漆桌面组成。组装一个、两个、三个,一字排开或分散放置,供不同场景使用。拆散后可以平板储藏,非常节省空间。

▼“空”的空间作为餐厅使用

在与厨房相邻的墙上,除了“中堂家具”,另做了一扇“不可用”的门,和另一扇真正的门对称。门打开是一个面向厨房的吧台空间,同时,也是与掌勺做饭的人聊天的窗口。这些都是空间所造就与引导的最直接的交流和陪伴。

▼玄关柜移门与厨房共用

▼移门打开连通客厅与厨房

绿空间
Green Space

阳台、厨房和卫生间,是我认为最需要自然气息的三个空间。因此,都用了绿色的水刷石、绿色大理石以及黑色的山青石。光脚踩着温润的山青石地面,伸手便摸到墙面的石子,给人一种原始粗粝的触感,这是合成材料无法给予的。阳台和卫生间墙面的绿色水刷石(注:一种传统的建筑外墙饰面工艺,现工艺改进后更为环保,施工时仅需少量用水)在被打湿和晒干后还有不一样的色彩,随着时间推移,环境将以这样的方式给人一些微妙地回馈。

▼从起居空间看阳台

我们一直提倡不封闭阳台,想为城市生活保留一个与自然接触的地方。我们用了可全开启的无框阳台窗,这样就能够坐在家里享受不围合的空间,再配上花草和阳光,顺便实现家庭BBQ自由,真的是一种单纯的快乐。

▼阳台一角

躺着的空间
Lying Space

不大的卧室仍然隔出了一个衣帽间兼化妆间,“睡”的空间真的不必太大。手作皮质吊带和黄铜横杆上一排领带、皮带、围巾,实现衣帽间和卧室的视觉分割。

▼衣帽间兼化妆间

床体与床头是各自独立的结构。黑色哑光烤漆的定制床头集成了阅读灯、头靠枕(翠绿色丝绒波点软包)、“睡前书”架,整体且利落。粗糙的灰泥墙面,将投射其上的光线揉散,营造出一种质朴又疏缓的精神氛围。

▼床头灯光

家宴
Family Dinner

我和设计团队一直在贯彻一个品牌设计一体化的策略,这次自宅的案子也不想放过。我特别设计了一个“家徽”——即使“家”并不带有商业属性,并请陶瓷艺术家朋友将设计图稿手绘于瓷板之上,烧制成了几款杯垫,便是专属的礼物。它应该更接近“品牌”一词源头的意思,烙印下了浓浓的情感价值。

▼家徽

装修完成后生活大幕徐徐拉开,在“空”的空间里布置三台桌位,降低照明、点上烛火、打开音乐,一个属于我们的Bistro即刻呈现。与在这里写文字的时刻一样,是一种简单的、分享的快乐。希望大家在住所的营造中,可以自编自导,演出自己真实的生活。

▼细部

▼平面图

项目空间信息:
  • 空间名称:“老破小”中的家庭剧院
  • 空间类型:住宅空间私人住宅
  • 空间地址:上海市
  • 设计公司:寻长设计
  • 设计团队:高杰、李煜瑾、邹克阳、程郁野、童汝维、郭晶
  • 施工单位:上海濑江建设工程有限公司
  • 照明团队:大烨照明
  • 建筑面积:47.83平方米
  • 空间主材:倍砼堡/灰泥、格亨/编织地板、日朗/门窗、木艺家/门窗
  • 摄影版权:谢东叡

 

编辑版权©️SOHO设计区(sohodd.com),禁止以“SOHO设计区”编辑版本进行任何形式转载,如转载请注明转自“SOHO设计区网站”。


上海·“老破小”平层住宅改造设计 / 寻长 暂无评论


您想分享您的想法吗?

您的邮件地址会被隐藏,带 * 号的是必填项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