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疗空间台湾商业空间

台湾·“循映牙医”诊所设计 / 開物

2021年9月24日 By 0 Comments

牙齿的美丽是一种有机的、自然的美感,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的牙齿排列会是一样的,因此,作为一个齿雕与美齿的技术来说,它更像是一种艺术,并且因应每一个人而必须产生完全不同可能的艺术,更令人惊叹的是,每一颗牙齿与牙齿之间的细节,都可能影响着一个人的面貌,可以见得,这是一个多么细腻的感受判断。

▼入口前台

▼细部

这门艺术,除了需要科技,最重要的是医生对于每个委托者最为细腻的判断与美感的拿捏,毕竟美丽要留存于一个人的脸上,就必须依赖着感性与理性的搭配,医生才能实现美齿整体的效果。

▼看向首层接待区

▼接待区

Carlo Alberto Scarpa,一个建筑界里的传奇建筑师,如果你细细端倪他的建筑,你会看见无数的手工艺细节,各类型的材料转折与接口,混泥土堆叠的层次,各种不同形状的尺寸,有序而又看似随机的出现在空间的各个角落,如果现代主义说,装饰即是罪恶,那么它的建筑应该是罪恶至极,但是却又让人目眩神迷,感受到这些建筑与设计的细节融入于空间的生命力之中,仿佛,没有了这些细节,建筑的生命就会因此而消逝。

▼二层候诊区

设计概念中,利用斯卡帕建筑中细节看似随机却富含规律的特色,呼应牙齿在形态上看似随机,却在美齿技术上对每个排列斤斤计较。

▼呼应斯卡帕建筑中的细节

如果牙齿的型态是一种有机而似乎不可控,那么我们在室内所呈现的所有细节、转折、脱缝、则全部都是计划,然而,这种计划,暗示了牙医在进行治疗过程当中的细节与精密,因为精密与高超的技术,才得以使所有的客户在最终得以获得最美丽自然的容貌。

▼楼梯通向上层

▼5号诊室

白色,是最令人感受平静的色调,随着白色的基底,可以衬托出人工的精致,也可以让空间原始的粗旷被对比呈现,在空间中”不做”与”做到极致”,变成两个对应,反映在一种看待人工美丽的呼应上,到底是做了?还是没有做呢?我们想要美丽,却希望做到像没有做一样,这似乎就是这里存在的意义。

▼通向治疗区的走廊

在空间中,所有的光,几乎都是以间接的方式来晕染空间,让空间里的白,有着温柔的变化,柔化掉带有医疗感的氛围,取而代之,变得更为柔软,也透过这些晕染的灯光,让所有空间的细节与阴影,变得更为立体,更有视觉的层次。

▼诊疗区内部

细节,未必要让人直接感受,但是却要让人在心中无法忽视,因此透过光与白色,我们可以仿佛进入了一个没有时间的空间场域,诊疗室里的直纹玻璃,隔断了窗户,让人无法直接的面对屋外的景色,这个画面就像是科幻电影中的场景一般,使人身处于一种单一而纯粹的画面当中,让一切的思绪可以在诊疗的过程中,进入最单一的感官体验。

▼晕染的灯光

美丽的极致来自于一种最干净纯粹的感受,我们塑造空间,让来者可以融入这个环境,可以经过空间的语言,更放心将自身交给予诊所,更信任诊疗的判断,让空间与品牌的核心思想,传达出细腻的品牌经精神,最温柔而注重细节的齿科美容,就在循映牙医。

▼夜景

▼平面图

项目空间信息:
  • 空间名称:循映牙医诊所
  • 空间类型:商业空间、医疗空间
  • 空间地址:台湾省
  • 室内设计:開物設計
  • 空间主材:石材、木地板、金属、长虹玻璃、混凝土、涂料、白色乳胶漆
  • 空间摄影:開物設計

 

编辑版权©️SOHO设计区(sohodd.com),禁止以“SOHO设计区”编辑版本进行任何形式转载,如转载请注明转自“SOHO设计区网站”。


台湾·“循映牙医”诊所设计 / 開物 暂无评论


您想分享您的想法吗?

您的邮件地址会被隐藏,带 * 号的是必填项。

发表评论